绍剧之窗
绍剧简介
当前位置:首页 > 绍剧简介

绍剧,原名绍兴乱弹,俗称绍兴大班,1950年,正式命名为绍剧,是我国乱弹戏剧流传在绍兴的一支,是一种以“【三五七】、【二凡】”为基本唱调的绍兴地方戏剧。

从明抄本《钵中莲》传奇看,早在明·万历年间,【西秦腔二犯】已流传江南。明清易代,江南文士阶层衰落,属于文士剧的“南北曲”盛势不再。稍后,原流传在民间的乱弹戏剧,逐渐盛行。

清·康熙年间,刘献廷在他的《广阳杂记》卷三中说“秦优新声,有名乱弹者,其声甚散而哀。”这是乱弹一辞最早的文字记载。

绍兴的地方文献中,明确提到“乱弹”的,大约以清末范寅编撰的《越谚》为始。当然,有记载的地域有乱弹的演唱,不等于无记载的地域无乱弹的演唱,其记载年代的先后,也不等于乱弹生成或演唱的先后。清末始有明确的有关“乱弹”的记载,并不等于于清末始有绍兴乱弹。在全国各地乱弹兴发之际,浙江的乱弹,包括绍兴的乱弹亦当于此时存在。

绍兴乱弹的历史演进,呈现出一种“螺旋形上升”的发展趋势。就绍兴乱弹的剧作与它种、它路乱弹剧作的通用性来说,在绍兴乱弹的“尺调乱弹阶段”,以“老十八本”或称为“江湖十八本”为典型的绍兴乱弹剧作,大多与它种、它路乱弹相通;至“正宫调乱弹阶段”,绍兴乱弹的剧作以艺人自编自演的、为绍兴乱弹所独有的剧作为主体,与它种、它路乱弹相异;而“小宫调乱弹阶段”,绍兴乱弹戏班又大量吸收、搬演京(徽)剧的剧作,成为绍兴乱弹小工调剧作的主体,即使是连台本戏,也多与京剧的同名连台本戏相借鉴、相吸收,由此而又回复到绍兴乱弹所演剧作与它种、它路乱弹相通的局面。

绍兴乱弹的演出与绍兴的民风习俗紧密地联系着,这种演出不仅仅是一种娱乐活动,而是民间宗教、风俗的一个组成部分,称为社戏。


 

在绍兴,社日演戏是由来已久的了,南宋时,陆游的“社日”诗中就已经有“太平处处是优场,社日儿童喜欲狂”的题咏。至清代,社戏成为乱弹戏剧的主要演出形式。

社,指土地神及祭祀土地神的活动;社,又是古代的一个地区单位。社戏,指在社中进行的有关宗教、风俗的戏艺活动。

绍兴乱弹戏班所演的戏,大致可以分为庙会戏,节令戏、祠堂戏、喜庆戏、事务戏等等。

绍兴乱弹戏班的演剧与民间乡风习俗的密切关系,形成了绍兴乱弹班演剧的一种规范。

旧时演剧,从夕阳西下,晚霞满天时起,经过一个通宵,至东方日出,朝霞缤纷时止,一场戏两见日头红,艺人称这种演出为“两头红”。

演剧之始,先有“五场头”:

头场,演奏套式锣鼓,俗称“闹头场”;

二场,演奏唢呐吹打牌子,惯例是(若有)日场,奏吹打牌子〔浪淘沙〕,夜场奏吹打牌子〔水龙吟〕;

三场,演《三星庆寿》或《八仙庆寿》、《大庆寿》;

四场,跳《加官》,有《文加官》、《武加官》及《女加官》;

五场;演《魁星》或《调五魁》。

“五场头”之后,演“彩头戏”。“彩头戏”按演出性质的不同而有所定规,一般演出时的“彩头戏”,有《小赐福》、《大赐福》、《掘藏》、《文武升》等;

元宵节的“灯头戏”照例演《月明和尚度柳翠》,这折戏无白无唱,以哑剧形式搬演,剧中的月明和尚戴着硕大的光顶“头壳”表演,俗称“跳大头”;

“寿戏”的“彩头戏”演《寿红袍》、《百寿图》;

“和事戏”的“彩头戏”,演《六国封相》、《桃园结义》;

春耕过后,在农村的演剧,其“彩头戏”有《劝农》、《捉油虫》,《捉油虫》又叫《稽山大王捉油虫》,油虫即蚜虫,这折戏也是以动作为主,以祈无虫无灾,五谷丰登;至山区演剧,遇有野兽危害庄稼牲畜,则演“彩头戏”《伏虎》,《伏虎》又叫《玄坛元帅伏虎》;如果演剧所在的村庄新近曾发生火灾,则演“彩头戏”《水擒庞德》,整折戏无唱,完全是为习俗需要所设。

“彩头戏”之后则演“突头戏”。“突头戏”,大都是一些唱做齐全、穿蟒扎靠、剧情紧凑热闹的短剧,如《反五关》、《双龙会》、《后硃砂》等等,既显示戏班的脚色阵容,又展示戏班的行头服饰。

“突头戏”之后就开始搬演整本戏了,如《药茶记》、《紫霞杯》、《贩马记》、《倭袍》、《龙凤锁》、《双合桃》等等。

演剧必要有“大团园”的结局,若戏情无大团园的结尾,是不吉利的,观众也不肯散场,此时,则须由五旦赶扮新娘,与小生扮新郎,一起“拜堂”送客,称做“无名状元拜堂”。至此,一场戏才算是结束了。

绍兴乱弹戏班的演剧,成为庙会祀神活动中的一个组成部分,这种求福佑,保平安,祈丰收,逐瘟疫的社戏性质,是绍剧与社会的关系。

旧时,绍兴人在诞生、满月、周岁、娶嫁、寿辰时,多请清音班或绍兴大班演唱喜庆助兴,乃至人故世时,在道士做法事中,也插唱绍剧折子戏,可以说,绍剧伴随着绍兴人的一生。

版权所有:浙江绍剧艺术研究院 | 地址:浙江省绍兴市延安东路491号 | 电话:(0575)88656462 | 备案号:浙ICP备12034090号
技术支持:海马科技    浙公网安备 33060202000360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