绍剧之窗
舞台美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舞台美术

清时,绍兴文、武乱弹戏班化妆粗简,行头多为租赁,在草台或万年台演出,以松明、菜油灯照明。

清末民初,绍剧开始进入上海。受京班(京剧戏班)影响,化妆及舞台陈设均有改善,舞台开始设置软、硬布景和聚光灯,化妆趋向细致。30年代,女旦登台,戏装、头饰日益鲜丽精巧,扮相逐渐规范。3040年代,从其他剧种引进置景技巧,盛行机关布景。

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,开始按剧情进行舞台美术设计。80年代起,逐渐以化学材料代替棉布、木材制作布景和道具,并借鉴其他剧种进行舞台美术改革,但在变革中始终保持了绍剧的特色。

化妆

包头  明、清两代,戏班男旦常用“懒梳妆”代替发型。“懒梳妆”系以纸浆和牛胶塑合而成的女性发髻头套,清末民初,男旦用铜制圆形“银泡”,饰于额前的“打头”(绸制扎巾)上。一般用于正旦、悲旦。饰夫人或后、妃用“点翠包头”或水钻包头。

脸谱  绍剧的骨子老戏仍保存不少具有特色的传统脸谱,或示性格,或表经历,如《寿堂》中,包公以老生扮,不戴“满口”(长髯),仅戴“一字胡”(俗称“赖喳胡”),开“秃额老脸”(脑门至鼻尖涂粉白色,两颊涂小块暗红色,眼窝沿鼻梁外框及嘴唇四周均涂黑色,额头不画眉月),戴方翼黑纱帽,穿蓝官衣,为清官形象。《万里侯》中,大花郑子明开歪摆脸(白粉底,画锯齿形,黑线条),以示被虎抓伤的经历。《孙悟空三打白骨精》中,孙悟空开“改良脸”,重勾金、红两色。系六龄童根据绍剧特点设计,突出其神怪色彩。绍剧名丑汪筱奎擅演“滑白戏”,创“二丑脸”,谱形为“倒挂眉,酒糟鼻,蝌蚪眼,头风膏药贴两边(太阳穴)”,用以表现地痞、流氓、恶棍等形相。

绍剧亦有“变脸”技法,即表演中变换脸谱,如《闹阴阳·洞房》一场,小花脸欧阳成揭开新娘盖头红,发现新娘是吊死鬼,大惊失色,艺人随即口吹手中事先准备好之煤黑,飞扑于油脸,即成“纸灰脸”。

服装  放置戏衣之箱称“头箱”或“大衣箱”。经济状况一般的戏班,多备“五蟒五靠”,经济实力强的备“十蟒十靠”,临时组合的戏班大都向三埭街的行头主租赁。

戏衣首件为“富贵衣”(即五色碎布缀就的丐衣),其次为蟒、靠、袄、褶子。蟒有“上五色”和“下五色”之分。“上五色”指红、黄、蓝、白、黑五原色,“下五色”指间色。不同类型的角色穿不同颜色的戏衣,如帝王穿黄蟒,巨僚穿红蟒等。其他尚有开台(绣有狮、虎、豹、象、麒麟等动物纹饰)、兜背、男帔、女帔、色衣色裙、打衣打裤、一口钟(披风)等不下几十种。

盔靴 盔头分硬盔和软巾两类,均由外箱师父管理或制作。网巾、打头、靴及旦角绣鞋等由艺人自备。放置盔头之箱称“外箱”。盔箱第一顶盔头称“老郎盔”,演出时常挂于后台当中。

杂件 杂件包括髯口、靴鞋、面具、乐器及砌末。放置杂件之箱称“三担”。此箱还包括下档衣裤如大带、作衣、茶坊衣、皂甲衣、龙坎、黑打衣、罪衣罪裤等;零碎下档盔帽靴鞋如大桶帽、镬铲帽,三套云鞋、云头鞋、高低鞋(快鞋、青皮靴)、草鞋、跳鞋、踩跷(男旦用)、木屐、钉鞋等。

道具 布景

道具  旧称“砌末”。绍剧的“彩头”为一种较有特色的道具,系以面具或头套组成之塑形化妆,有竹扎纸糊的动物形具如鹤、鸟、鹿、虎、豹、狮与《目连戏》中无常帽及鬼王、夜叉头套等。

绍剧在草台、万年台上演出,大多不用布景,仅靠一桌两椅作各种模拟造型,以符号式意象,表现不同地点、环境,有牢监椅、井台椅、对面椅、客堂椅、当场椅、案位椅、将台椅等17种。

布景 分软景(布上画景)和硬景(多以杉木和三合板为框架蒙布画景)二种,一般都结合使用。30年代,荪贵舞台曾用拉洋片式的画幕布景。以后,出现“百搭布景”,即以固定景片,按程式套用,使舞台环境定型化。50年代起,逐渐停用。目连戏及连台本戏多用机关布景,即利用杂技、魔术的技巧,迅速变换场景,表现离奇景象,渲染神鬼变幻的内容,造成感官刺激,有飞人、走尸、铡头、锯人、中刀、喷血及运用灯光在天幕上表演剑蛇互斗、海市蜃楼等等。

50年代起,绍剧逐步采用写实性布景和现代声、光手段。浙江绍剧团《孙悟空三打白骨精》的布景设计较有影响。

版权所有:浙江绍剧艺术研究院 | 地址:浙江省绍兴市延安东路491号 | 电话:(0575)88656462 | 备案号:浙ICP备12034090号
技术支持:海马科技    浙公网安备 33060202000360号